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
漫谈“河州花儿”
发布时间:2012-12-05     来源:东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站      浏览次数:3563

花儿到底是指河州花儿还是河湟花儿?一些外地的学者、特别是外国学者对此认识比较模糊。

花儿从大的类型上来说,分为河州花儿洮岷花儿两类。洮岷花儿只流行于甘肃省内的洮河流域和岷江流域,即现在的临潭(古称洮州)、临洮、康乐、岷县(古称岷州)、渭源、宕昌一带的藏汉群众中。这种花儿只有三四个曲令,从句式、音调和唱法来说,完全不同于河州花儿,比较独立,称谓也清楚。而河州花儿则广泛流行于甘肃、青海、宁夏、新疆、陕西等5省区,传唱于汉、回、羌、藏、土、撒拉、东乡、保安、裕固、蒙古等10个民族中,流行地域广大,传唱人数众多,曲令有三四百个影响深远,对其文化形态的认识和称谓的见解较为复杂。

关于花儿,通常指的是河州花儿。我经常从河州花儿的源流、称谓和分类三个方面给予解释,反复说明河州花儿之名是其固有的,反映花儿本质特征的一个名称,应该维护坚持;而河湟花儿这个名称,虽然新鲜,但很陌生,并且不能够体现花儿的历史文化意义,以此作河州花儿的替代名称很不妥当。

河州花儿的源流

河州花儿的源,是其发源之地;河州花儿的流,是其流传之处。

过去人们常说,到了西安嫑唱乱弹(指秦腔),到了河州嫑唱少年(指河州花儿)。这是民间自古以来对河州花儿根源的认识。明代建文年间,被谪放河州的大学士谢缙《寓河州》诗:春风一夜冰桥折,霹雳声如百面雷。亦有渔人捕鱼者,短歌微送月明回。其中的短歌即指河州花儿。明代天顺年间的兵部尚书、河州人王竑《柳岸薰风》诗:堤边杨柳郁如林,日日南风送好音。长养屡消三伏暑,吟歌曾入五弦琴。树头散却清晨雾,溪畔摇开白昼阴。野老约来同憩此,任他炎热不能侵。其中,诗人听到的好音,也指河州花儿。明代成化年间曾任河州儒学教授的高弘《古鄯行吟》诗:青柳垂丝夹野塘,农夫村女锄田忙。轻鞭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断续长。其中提到的花儿,亦指河州花儿。这是古代人对河州花儿根源的认识和记载。近现代人的研究文章记载的花儿名也是河州花儿。第一次在报刊上介绍花儿的著名地质学家袁复礼,1925年发表在《北大歌谣》上的《甘肃的歌谣——话儿》一文,介绍的花儿河州花儿花儿研究的先驱者牙含章于1936年发表于《甘肃民国日报》的文章《花儿再序》中,指出流行于河州及周边地区的花儿河州花儿花儿研究的开拓者张亚雄于1940年编著出版的《花儿集》中指出:用宾词在前的倒装河州语唱的花儿河州花儿

产生河州花儿的古河州,不等于现在的临夏回族自治州,而是在一个更广大的范围内。公元345年,前凉政权分凉州置河州时,其辖境大致相当于现在甘肃境内的黄河大营川以西,乌鞘岭以南,西倾山以北,及青海民和县以东的地区。包括今甘肃南部和青海东南部。这个地区,处于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是山峦和谷地的相间区域,是牧业和农业的交错之处。古河州在秦汉之前,为氐羌民族的故乡,秦汉以后成为秦汉王朝抵御匈奴的前沿地区。中央政权为了防边拓边的需要,大量汉人被征迁于其中。南北朝时期,原居辽东一带的鲜卑族大量内徙,他们在这里建立过西秦政权、吐谷浑政权。唐代中后期至宋代,吐蕃王朝及其后裔在这里维持了五六百年的统治。元代以后,回族、撒拉族、东乡族、保安族陆续进入此地,这个地区成为中国最早形成,且持续时间最长的多民族杂居区,汉族文化、羌族文化、匈奴文化、鲜卑族文化、吐蕃文化等多民族文化在这里交相辉映,形成并发展了这种具有多民族文化色彩的,内容、曲调都极其丰富的,具有独特的高原风格和浓郁的乡土气息的民歌——“河州花儿

河州花儿洋溢着生命的激情,成为河州人的精神乐园。河州人走到哪里,就把花儿带到哪里。河州花儿以极其优美、婉转、苍凉,并略带忧伤的乐音沿着河流、山路、古道传向四方。

河州花儿的称谓

河州花儿的称谓,有一个文化的变化过程。

 旧时代,因为它是情歌,只能在野外唱,山间唱,路上唱,所以被称作大山歌”“野曲。但它的更原始的名称是阿哥的肉,来自花儿的衬句。阿哥的肉是男人指所爱的女人。为求文雅,人们便以比喻女人的美词花儿作了这种山歌的名称。张亚雄对此有一个经典说法:“‘花儿多言情,以花儿比所爱的女人,遂以花儿名歌曲。由于这种山歌产生于古河州,并用特殊的河州方言演唱,所唱的曲调称作河州令,人们便习惯地称之为河州花儿,并且一直沿袭下来,流传至今。

上世纪80年代初,有学者提出一个新的花儿名称河湟花儿,建议用这个新名称替代河州花儿的传统名称。这个意见提出伊始,即受到一些学者的质疑和反对。虽然这些人有不同意见,但由于这个名称是专家教授提出来的,权威效应发挥作用,在社会上产生了重要影响。特别是一些国家级期刊和图书,如《中国大百科全书》文学卷和音乐卷,在介绍花儿词条中采用了河湟花儿的名称之后,国内外的一些报纸杂志在介绍河州花儿的时候,开始采用河湟花儿之名。这样,赞成花儿改名的人采用河湟花儿这个新名称;反对改名的人仍使用河州花儿的传统之名。由此,在新闻媒体、大学课堂和有关民歌著作中表现出花儿称谓的混乱局面。

只要我们认真、深入地了解和客观、求实地分析花儿形成的自然地理环境、历史文化传统和漫长的流传实际,就容易得出这样一个客观结论:河州花儿这个传统的,固有的称谓,不可以被河湟花儿名称所替代。

河州花儿的历史称谓,具有它特定的文化含义。第一,它代表着这种民歌形成的地理、人文、语言环境特征。河州花儿长期流行于黄河上游的渭水、洮水、漓水(大夏河)、夏水(广通河)、湟水、浩门水流域的广大地区。秦汉以来,土著民族与迁徙民族在这里相间而居,各民族文化在这里相互交流、融合,形成了这种具有高原风格的民歌,有着深厚的多民族文化特征。第二,它代表着这种民歌的文学特征。河州花儿与其他任何民歌的最大区别和显著特点是一三句单字结尾、二四句双字结尾的特殊句式,这是这朵奇葩的之所在。形成这种独特句式的根本原因是由演唱花儿的宾语在前、主谓语在后的特殊倒装语序的河州方言决定的。第三,河州方言特殊的逗顿节奏、皱折起伏的音韵语调和镶嵌其中的们、哈、了、吧等语助虚词,作河州花儿的衬词、衬句,形成河州花儿特有的音乐特征。第四,河州花 的众多曲令是由《河州令》的基础曲调繁衍发展而来的,这也是称之为河州花儿的一个重要原因。最后,河州花儿是历史上的固有名称,已经成为这种山歌的文化标志,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这是坚守该名称的要义所在。

河湟花儿之名,并不具备河州花儿之名那样的文化标志意义。第一,有人认为河湟是指黄河、湟水流域,这是不对的。黄河湟水是不能并列的。河州花儿并不流行于黄河全流域,而只流行于其上游;而湟水则是黄河上游六个主要分支的其中之一。河湟的正确定义,是指黄河与湟水相间之地,大致为湟中、西宁一带。汉宣帝神爵元年(公元前61年),汉大将军赵充国平定羌人叛乱,实行罢兵屯田的河湟漕谷,其范围在临羌(今青海湟中通海乡)至湟峡(今西宁以东的大峡、小峡)一带。唐代河湟地泛指吐蕃占领区,包括甘肃河西一带至青海西海(今青海湖)以南广大地区。唐代边塞诗中的河湟即指吐蕃辖地。清代河湟则指西宁。清代学者龚景瀚编《循化志》引《文献通考》文曰:河湟入东壁三度,按河水之北,湟水之南,谓之河湟地。今西宁所属是也。循化,河州俱在河南,非河湟也。显然,从地理概念上,河湟花儿之名确不能代表花儿之实。第二,湟水流域系为黄河上游六个主要支流流域的其中之一,这里流行的花儿河州花儿的范围之内,以河湟花儿之名替代河州花儿之名,以小盖大,有失偏颇。第三,花儿所蕴涵的文化意义和文学性、音乐格律来说,河湟花儿之名无法代替河州花儿之名。第四,花儿从音乐上来说,是诸《河州令》的繁衍和发展,世上无所谓河湟令,故河湟花儿之名显系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第五,河州花儿之名沿袭已久,河湟花儿之名起于上世纪80年代,新不掩旧。鉴此,河湟花儿无法也不可能代替河州花儿传统称谓。河湟花儿之名不是不可用,但它仅指西宁一带的河州花儿(西宁地区的花儿句式同河州花儿,其曲调有所不同)。

河州花儿的分类

历史上,河州花儿根据流行地域,分作南乡派(包括今和政、康乐、广河、临洮)、东乡派(今东乡族自治县)、北乡派(今永靖、民和)、西乡派(临夏、积石山,俗称小西乡;循化、化隆、同仁、贵德、大通等,俗称大西乡)。到上世纪20年代末,甘青宁分省后,才开始出现甘肃花儿、青海花儿、宁夏花儿的提法。新中国成立后,又出现了回族花儿、汉族花儿、撒拉族花儿、保安族花儿、东乡族花儿、土族花儿、裕固族花儿、藏族花儿的提法。

上述花儿的种类,实际上就是一种,即一三句单字结尾、二四句双字结尾的河州花儿这一类型。以地方命名的“××花儿,即是某某地方流行的河州花儿;以民族命名的“××花儿,即是某某民族中流行的河州花儿而已。河州花儿是歌唱的艺术,它不是以地方或民族的物化形式向外输送,而是以乐音,式者说以曲令的形式向外传播。根据河州花儿流行和传播的这一特点,河州花儿应该有新的分类方法。以不同的曲令名称来区别其不同的类型,即曲令分类法,是比较好的分类方法。实际上,中国民歌大典《中国民歌集成》甘肃、青海、宁夏、新疆、陕西各卷,以及陈元龙策划、王沛主编的《中国花儿曲令全集》,马少青主编、郭正清编著的《河州花儿》等著作,对编入的河州花儿都以地名令、族名令、花名令、人名令、衬名令、曲名令、职名令相分类。实践证明,这是一种科学的分类方法。

版权所有:东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东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地址:东乡族自治县锁南镇东西大街78号    邮箱:dxxzfxxs@sina.com
甘公网安备 62292602000102号    陇ICP备05000972号    网站标识码:6229260002
站点地图